<optgroup id="merqq"></optgroup>

      <span id="merqq"><sup id="merqq"></sup></span>
          ?

          網易京東二次上市,中概股回歸給港股帶來什么

          作者 : 電子商務

          日期 : 2020-09-16 08:32

            目前,除網易、京東外,還有百度、攜程等家中概股公司符合回港二次上市條件。未來,港股市場能否成為中國科技公司IPO的大本營?  采訪|《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原 趙東山  文|李原  編輯|李薇  從瑞幸咖啡月日自曝造假開始,連鎖反應一波波蕩漾開來。其影響之一即是,中概股明星公司回港上市的步調明顯加快。  月日,京東披露了招股書,將在港上市發行價上限定為港元,發行.億股發售股份。以此計算,京東最多募資.億港元,于月日公開發售,月日確定定價,月日正式交易。  月日,網易宣布:將香港二次上市發行價定為每股港元,將公開發行.億股新普通股,最多募資.億港元,并于月日上市交易。  月日,據香港《信報》報道,京東首日(月日)認購額達到億港元,超售近倍。網易首日(月日)認購額.億港元,超售.倍。至月日中午,網易公開發售部分已錄得逾倍超購。  對于這些明星中概股,散戶投資者以實際行動給予了歡迎與認可。而百度、攜程、新東方、好未來等公司,也已經被傳排入了回歸港股市場的隊伍中。  月日,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對媒體表示:“我們確實很關注美國從政府層面在不斷收緊對中概股公司的管制,我們內部在不斷地研討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包括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實際上,在阿里巴巴年底二次上市的示范作用下,京東、網易的兩地上市消息從阿里上市后即有傳出。但當下,這股回港風潮猛烈掀動,背后顯然還有更多原因。  此次中概股密集二次上市計劃,與瑞幸引發的美國監管風險關系幾何?是否將在未來一段長期時間內,對中概股在美股市場的IPO和估值產生影響?港股市場未來又能否成為中國科技公司IPO的大本營?  中概股的回旋空間  月,瑞幸事件全面爆發后,月日,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了一份《外國公司問責法案》(以下簡稱《法案》),引發了中國市場的軒然大波。  該《法案》對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在審計和提供不受政府擁有的證明等方面,提出了更為嚴格的監管要求。其核心要點包括:如果證券發行人采用了不受委員會監管的外國公眾會計師事務所,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無法審計特定的報告,則證券發行人必須作出不受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的證明;如果PCAOB連續三年無法審查發行人的會計師事務所,則該股票將被禁止在全美交易所交易。  雖然此《法案》針對所有外國企業,但由于PCAOB無法審計財務數據的公司中,超過%都聘用了中國的審計公司,因此《法案》對中概股無疑有最直接的殺傷力。  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及國際股票資本市場主管宋D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未來還存在回旋空間。  “目前走勢未明的情況下,市場是會存在一定程度的擔憂。但《法案》目前只是草案,真正立法前相信要經過不斷地修改。從目前內容看,外國公司連續三年未能遵守PCAOB的審計要求,才會被強行退市,這也為部分企業提供了一定的緩沖期來改善和解決企業管治和合規方面的問題。”  從個股走勢上看,市場上也已度過了《法案》發布之初的恐慌期。  由只美國中概股構成的“金龍指數”(China Golden Dragon Index)月日《法案》發布當天下跌了%,三日內累計下跌%。阿里、百度、京東等頭部中概股也一度下跌了%~%。但隨著數日的緩沖與消化,截止到月日,“金龍指數”已較月日上漲了%。  實際上,美國監管機構早已試圖對中國內地及香港的上市公司施加更多監管手段。《法案》的起草者之一、美參議院共和黨議員約翰?肯尼迪表示,該法案早在年月便已有草案。  瑞幸事件無疑給中概股帶來深遠影響。網易、京東均在招股書的風險因素表述中提到,如果《法案》正式通過,美股價格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倘若公司未有解決問題以及時滿足PCAOB的檢查要求,有可能被退市。雖然目前這只停留于程序性的提示,但也進一步加劇了美國投資者對于中概股風險的擔憂。  二次上市則給有條件回港的中概股消除了不確定性風險。  在前華泰證券資深保薦代表人王驥躍看來,“美國對中國在戰略上轉向,中概股融資和發展受限,選擇香港這個國際資本認可的市場,是正常合理的選擇。”  以阿里巴巴為例,香港發行的股份數目占總股本的.%,其余.%是在美國的存托股。為增加股權流動性,阿里的港、美股份可以相互轉換,股美國存托股可換成股香港普通股。  也就是說,如果在美遭遇強制退市,二次上市的中概股可以把剩余股權轉移到聯交所,這樣也就為股價攀升打開了空間。另外,回港二次上市,也不會就此撲滅外資股東群對于優質中概股的熱情。  對此,宋D談到:“市場的需求還是多樣化的。舉例來說,阿里巴巴回港二次上市大部分的需求來自現有股東,而阿里的現有股東是非常多元化的國際投資人群體。對有些投資者來說,投資港股市場、持有香港股票能夠享有一些稅費減省。而另一些投資者則更傾向于持有港股和美股兩地股票,這樣可以借助小時的交易窗口以享受更大的交易靈活性。我們推測,由于需求和分配的考慮,中資的占比不會超過%。現有股東群仍會是最大的支持者。”  聯交所打開方便之門  曾幾何時,赴美上市,一直是中國高科技企業的終極融資途徑之一。  截至目前,美股市場的中概股共有家左右,總體市值超過萬億美元。在美股市場中所占比重超過%。這個數量,與中國市場的總體量級相比,只能算不溫不火。  年到年,是中概股的上市高峰,超過家企業赴美上市。年月至今,亦有包括金山云、達達集團在內的家中概股在美國上市。  但中概股的整體表現并不盡如人意。截至年月日,在有首發價格的家中概股中,約有%的企業跌破首發價,僅有家保持上漲。  中概股在海外遭遇區別對待,主要原因有兩方面:一是監管缺失,造成中概股長期成為海外做空機構的打擊對象,也影響股民對中概股的長期投資的信心;二是中概股的商業模式向海外投資者的解釋過程存在隔閡,除了少數頭部企業能夠獲得合理估值,大部分中概股整體估值偏低。  光大證券的研報數據顯示,截至年月日,在總市值多億美元的民營企業中概股中,僅阿里巴巴一只個股就占據了過半的市值。市值排名前位的民營企業中概股合計市值達到億美元。與之相對,大量中小市值中概股成交量低迷。  大量中概股有強烈的向香港等上市平臺轉移的愿望,如何做好承繼平臺,聯交所在過去數年中,亦做了相當的努力。  年月,聯交所迎來了阿里巴巴的回歸。二次上市后,阿里的融資額高達億港元,成為當年全球最大的上市發行之一,創造了一個很好的樣本。  在此之前,年月,聯交所推出了上市制度改革,在《主板上市規則》中新增了三個章節,首次允許了同股不同權、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及尋求在港進行二次上市的大中華地區和國際公司來港上市。  針對赴港二次上市的公司,聯交所又做了具體規定:可保留現行VIE結構及不同投票權架構,但需符合以下要求:市值大于億港幣;或市值大于億港幣且最近個財年盈利不少于億港幣;年月日前在合資格交易所上市。  可以說,聯交所為大量公司打開了方便之門。  自新規實施以來,家新經濟公司(包括醫療健康及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共募資億港元。年,香港以募集總額億港元蟬聯全球IPO第一。  另外,對于二次上市的中概股來說,在香港申請的是第二上市交易所,信披要求也相應降低。  比如,申報時可以直接采用美國會計準則編制的財務報表,并可以申請豁免披露部分財務信息包括:公司資產負債表、董事及高管的薪酬、前五大個人薪酬等等。在申請程序上,也可以采用秘密申請程序。  相比于年的中概股回流潮,等通過私有化、拆VIE架構、國內借殼上市等流程,這輪中概股回歸的難度和時間成本無疑都被大大地降低了。  據統計,根據聯交所對二次上市的規則來看,符合要求的中概股有家,除了已確定二次上市的京東、網易,還有百度、好未來、新東方、攜程網、中通快遞、百勝中國、微博、華住、汽車之家、唯品會、萬國數據、同城、陌陌、前程無憂、歡聚時代、泰邦生物和新浪。  可以說,這些公司以后都很有可能陸續傳出二次上市的消息。以上家公司的總市值超過了億美元,若每家在港發售%的新股,則總募資規模就可達億美元。  到哪里上市?  所有上市的核心要義,都是為了實現更多融資。為何網易、京東兩家公司會選擇這個時間點回港?除了規避美國政策風險,聯交所是否會為公司打開更多的融資通道?  國內某互聯網企業投資者關系總監林子俊對《中國企業家》分享了他的觀點:“目前京東和網易的美國估值處于較高水平,同時網易面對騰訊,京東面對阿里、拼多多及一眾直播電商企業,地位并不穩固,需要更多的資金和資源擴大或保持優勢。因為疫情,兩家公司上半年的業績都不錯,融資當然要選擇業績好的時候。下半年,隨著疫情消退,兩家公司的增長可能很難保持這樣的高速。”  根據招股書,網易此次上市募資用途將集中用于全球化戰略及機遇、豐富提升創新內容和技術。具體包括:全球化戰略及機遇,約占%;推動網易對創新的不斷追求,約占%;一般企業用途,約占%。  針對全球化的部分,網易表示將繼續加強海外市場(如日本、美國、歐洲及東南亞)的在線游戲內容,并增強公司的全球研發及游戲設計能力。  京東方面,則主要將籌集資金用于投資以供應鏈為基礎的關鍵技術創新,以進一步提升客戶體驗及提高營運效率。該技術可應用于關鍵業務運營,包括零售、物流及客戶參與度。  隨著京東物流的巨額投入期已近尾聲,京東正在全面走向技術一體化開放。公司的下一個大型戰略投入將是針對技術的投入、供應鏈搭建創新、向第三方提供物流服務等等。  如果將視線轉入更長遠的戰略考慮,企業選擇回港上市,更應立足于獲取多一重的融資平臺,而不是單純為了規避監管風險。  中美博弈的方向已經轉向金融資本與科技創新的競逐。過去二十年間,美國得以長期引領科技創新,除了硅谷與科技企業的創新精神,其產研融合體系、頂級投行與資本市場的加持密不可分。  下一個技術革命世代,以G、區塊鏈、云計算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正在成為市場發展的關鍵點。中國除了依靠國家與機構、企業獨立自主研發技術以外,金融市場的支持也必不可少。因此,在大國博弈的過程中,對于高新技術的較量,以及向金融市場施加杠桿、增加監管,將是未來期待走向全球化的企業必須面對的長期命題。  因此,落實到公司層面,如何設計自己的業務重心、發展邏輯、財務架構,最終走向哪個市場上市,既是公司的戰略選擇問題,也與國運密不可分。  宋D表示:“我們還是有許多優質客戶,堅定地在走赴美上市的道路。對所有公司來說,選擇香港還是美國上市,更多要從市場決定因素考慮,而不是監管方面考慮。比如在香港上市是否有對標公司,公司業務是立足于傳統經濟還是新經濟;美國市場投資人的接受度高,還是香港市場的投資人接受度高。”  “我們給客戶的建議還是應該從公司具體的發展階段、資本市場接受度、上市確定性、公司體量及資本動作靈活度等方面綜合考慮。”宋D最后總結。


          家庭乱伦小说
            <optgroup id="merqq"></optgroup>

              <span id="merqq"><sup id="merqq"></sup></span>